黄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黄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聊斋城怪谈之山鬼-【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23:15 阅读: 来源:黄酒厂家

聊斋之城,山东省淄博市,至今依旧流传着许多的传说。虽然清代蒲松龄作书记载了许多故事,但仍然有他未曾记录,甚至未曾听过的传说。

在淄博市某个县,某个叫周庄的村子里,就出现了这样的一个怪事。周庄里的人大部分都姓周,只有几乎是外姓,据说当年都是一个祖宗,也没有什么亲疏之分。但是随着时的流逝,许多家庭的关系变得淡了,不过不影响大部分老人把周庄的所有人当做家人。村子里有什么大事情,一定是周姓人家起头,几户外姓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

冯巩一家是周庄里少有的外姓的人家,当庄里开会决定一起出资修一条公路时,根本没有问冯巩一家的意见。修路原本是好事,可是这条路偏偏经过冯家的土地,而且正好从冯巩早逝的母亲的坟上经过。冯巩的爹,冯老头知道后,气不打一处来,回家拿着拐杖就问冯巩:“你娘的坟都要被人给占了,你还在这干嘛?”冯巩并不知道这件事情,赶紧跑到村委会一问,没想到村长周记喜趾高气扬,看都不看他一眼,说:“风水先生说了,那是风水之地,要么你把你娘坟迁了,要么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

冯巩没上过几天学,在这个周家当大的村子里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找谁主持公道,不管是谁都向着周家说话。冯老爹气不过,从早上到晚上都守在村委会的门口,水不喝饭也不吃,一副以死相逼的样子。冯巩劝不住父亲,又没有办法阻止周家人,两头为难。

不过还是出事了,冯巩正准备迁坟,这时候有人急急忙忙的来通知他:“你快去看看你爹吧,他昏倒了。”原来冯老爹和周记喜起了冲突,一气之下急火攻心,本来年纪就大了,冯巩还没赶到,老爷子就咽气了。

冯巩就算再窝囊,也是条汉子,冲进村委会就要和周记喜拼命。周记喜怕了,躲起来不敢见冯巩,派人出来劝冯巩:“大兄弟,你还没娶妻生子,万一出事了你们冯家怎么办?你爹已经出事了,你……兄弟,我劝你先作罢吧。”

冯巩一听,也是颇有道理。他一个人不仅仅拼不过周记喜,也拼不过他身

后的周家势力,只能够暂且忍气吞声了。

对冯巩而言,好消息就是这么一出事,村子里再也不敢提修路的事情,冯巩母亲的坟算是保住了。冯巩再伤心,再难过,也得把冯老爹给安葬了。说来也是一桩奇怪的事情,冯老爹下葬那天下了很大的雨,差点就埋不了了。冯巩的眼泪混在大雨里无声的流下来,他埋下第一把土的时候,一道雷就打了下来。周庄不少来帮忙的人都害怕了,加快速度把冯老爹的仪式完成了。

奇怪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冯巩之后的运势竟然变得惊人的好起来,他上山干活时遇到了一个迷路的女人,长得身段婀娜姿色出众,就跟着他回家了。女人住了几天,就对冯巩说自己喜欢上了他,一定要嫁给他不可。冯巩不相信,可是女人一再坚持,村里人也知道了冯巩有一个叫越秀的老婆了。冯巩和越秀结婚之后,越秀的肚子非常争气,十月怀胎生下来一个男孩,村里人都叫他冯小。

越秀也越来越奇怪了,生下冯小之后,她再也不许冯巩和她同床。越秀甚至要求自己一个人一间房,不许冯巩在晚上到她的房间里来。冯巩虽然十分不解,但是他向来对越秀很尊重,二来越秀还说,这是为了他死去的爹,也就是冯老头,为了他们冯家好。冯小晚上倒是和越秀一起,有时候也和冯巩一起。冯巩也不过问,直到有一天,冯小跑到冯巩的房间里,扯着冯巩的衣服,说:“爹,我不想和娘一起睡觉了。”

这时候的冯小才三岁,说话并不清楚,没有逻辑。冯巩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只听冯小说:“娘不是人,不是人啊。”冯巩训斥儿子:“别胡说,特别是到了外面,这话绝对不可以说。”冯小还不懂事,但胜在听话,听冯巩这么一说,他也就没有再说。

回头说这冯巩,被这个儿子一说,本来就有点儿怀疑越秀的身份,这下就更加的好奇了。可是又不能直接问越秀。这时候又快到冯老头的祭日了,为老人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没有完成,冯巩每天在外边赚钱,家里和祭日那边都靠越秀一个人打理,这时候公然怀疑越秀,怎么样都说不下去了。

越秀这时候也有点察觉到了父子两的不对劲,晚上吃饭的时候,放下筷子:“啊巩,爹的祭日的事情我都安排得差不多了,米缸里米也还有,儿子过冬的衣服我也做好了,还有你破的衣服我也补好了。你……”

“越秀,好好的你说这些做什么?”冯巩大吃一惊。村子里虽然也有不好的说法,说越秀绝对不是人,是山上的精怪变的,要把越秀赶出去。难道越秀听到了这些话不成?

“吃饭吧,”越秀说。

过了几天,到了冯老头的祭日。一家人一大早就到了坟前,刚刚摆好东西,这时候周记喜出现了。冯巩意识到不对劲,护住妻儿,问:“你怎么来了。”

“是我叫他来的,”越秀说:“周记喜你不是怀疑我的身份吗?我告诉你,我的确不是人。我是原本住在这山上的山鬼,现在已经修成正果,今天就要离开冯家,你要是以后敢对冯家不敬,你就活不到天亮!”

越秀话音刚落,变成了一缕烟,烟里慢慢的献出一个人形,长头发,仍旧是那张脸,披着树叶做成的衣服。不过好像周记喜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跪在地上就磕头,说:“不敢了。”

越秀又说:“啊巩,原本你我本无缘,你把你爹葬在这里,让我和你爹有了交集。你爹是好人,托我照顾你,现在我的任务完成了,也该有了。以后我们的儿子,就拜托你。”

冯巩没有回过神,越秀就不见了,周记喜还在磕头,一直磕到头破流出血,差点晕过去才停下来,算是他的惩罚。

王者圣域传奇手机版

九州行鸿蒙主宰手机版

御剑情缘安卓版

修仙世界ol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