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黄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女租客的脚步声[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1:47 阅读: 来源:黄酒厂家

男人提着一双粉色尖头高跟鞋走进房间,拨开蜂拥而至的穿着各色鞋袜的女人的脚,径直走向互相交错着羞怯地依偎在墙角旮旯的一双脚。

他怜爱地吻着这双白嫩的脚,随后轻轻捧起它们,套进粉色高跟鞋中。鞋子与双脚转眼混为一体。

“我为你定制的鞋子喜欢吗?”男人道,“我就知道粉色衬你。”说完又将那双脚吻了一遍。

脚的主人尚未应答,却掀起身后一阵骚动,女人们混乱的脚步声朝他逼近,像是在抗议,又像在争宠讨喜。

他看着一双双出自他手的精致的鞋子,它们在灯光下各自大放异彩,却惹得他此刻莫名光火:“就不能安静一会儿吗?”

四周静下来,粉色高跟鞋大着胆子踏了几步,落定在他跟前。

他露出满意的笑容,锁上门走了出来。

推开店门,刚坐下不久便迎来两位客人,看上去还是学生。

一个是皮肤雪白身形微胖打扮时髦的女孩,进门就把陈列不多的鞋子试了个遍。最后她叹了口大气说:“老板你这儿的鞋好看是好看,可惜没一双穿着舒服啊。”

“我的鞋只给适合它们的人穿。”他平静地回道。同时他注意到另一个清瘦的姑娘驻足在一双荷叶包边的小短跟凉鞋前细细打量。

“这说法可不对啊,鞋就应该合脚才能称得上好鞋,怎么能让脚去适应鞋子呢?”胖女孩反驳道。

他笑而不答,继续擦拭手中的鞋子。

楼上传来阵阵凌乱的脚步声。胖女孩问:“楼上怎么这么吵?”

“是一些女租客。”

胖女孩凑上来看他手中的鞋,那是一双有着蛋糕夹层般厚底的坡跟鞋,鞋面恰到好处地点缀着一朵奶白色的花,活脱像只诱人的蛋糕。

她伸手要拿来穿,却被男人阻止了:“这双鞋已经有主人了。”

“我就试一下呗,不买行了吧?”胖女孩说。

“不行!”他硬邦邦地回绝道。

“老板真不会做生意。”胖女孩撇撇嘴,转身要走,看到荷叶包边的鞋子已经穿在了清瘦女孩的脚上,神奇地与她的脚融为一体,贴合无比。她的脚就像原本就从荷叶中心生长出来的粉嫩荷花。

他的嘴角难得地勾起一个微笑:“姑娘,你与我的鞋有缘,不如我送给你了。”

女孩愣了愣,说:“多少钱,我向你买。”

“我从不卖鞋,我的鞋只赠有缘人。”

最终女孩夹了几张钞在鞋柜里,穿了心仪的凉鞋走了。

巷子里远远地传来胖女孩的声音:“你傻呀,人家都说白送你了,非要破费。”

两人刚走,店里急匆匆地跑进一个女人,环住他的脖子嗲声嗲气地说:“我要的鞋子做好了没啊,宝贝?”

他宠溺地揽她入怀:“你吩咐的事情我怎么敢怠慢呀?”说着拿出刚擦拭好的坡跟鞋。

女人在他脸上撂下一个吻痕:“亲爱的,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

楼上的脚步声因两人的卿卿我我大动肝火,用烦躁不安的踩踏声表示抗议。

“你金屋里藏的美人怎么一刻不能消停。”女人边开着玩笑边拎过鞋盒,“我先回去了,有空再来看你。”

脚步声也随之安静下来,他看着女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几天后,他无意中撞见女人跟别的男人偷偷幽会,套着他为她定制的鞋子的双脚不断在陌生男人小腿上摩挲,纤手被另一只手来回抚触,场面不堪入目。四目相对下,女人想要解释什么,他转身平静地离开了,后来再没见过她。

买荷叶鞋的女生之后又来店里挑了些满意的鞋子,说别的地方总买不到合适的鞋子,他店里的鞋子却是再合脚不过。两人一来二去也有些熟了,他得知女生名叫小蕊,是在校大学生,兼职做模特。

“穿着你的鞋,走台步也不累了。”小蕊露出甜甜的酒窝冲他笑。

“是吗?有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量身定做。”

“真的吗?那就拜托你了。”小蕊喜出望外。

将新鞋安在小蕊脚上的那一刻,仿佛给女王加冕一般神圣。他的手微微颤动,小心抚摸着这件艺术品。跟着嘴角也微微抽动。目眩神迷间,他不自觉地捧起小蕊的脚深深吻了下去。

“啊!”小蕊受到了惊吓,迅速缩回双脚。

“对不起,我冒犯你了。”他低头道歉。可是小蕊还是惊慌地消失在了夜幕中。

再次见到小蕊的时候,仿佛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

事实上,要不是别的地方实在找不到更合脚的鞋子,小蕊相信自己再也不会来找这个古怪的男人了。她拿着破皮的鞋子,顺便让他帮忙修补。

“上次真是对不起,吓到你了。你也知道,我的鞋子很少有人穿着合脚,因此我对你产生了好感,想跟你交个朋友。”男人毕恭毕敬地说道。

小蕊冲他礼貌性地笑了笑,心有余悸。

男人看了眼磨破的鞋说:“请给我三天时间,三天后我给你送过来。”

“放这儿吧,我自己来。”小蕊放下鞋转身走了。

尽管是这样,三天后小蕊还是收到了鞋子,是她回寝室的时候宿管阿姨交给她的,说是一个男人寄放在那里,点名要小蕊收的。

把鞋子拿回宿舍,小蕊站在镜子前欣赏,原本破皮的地方好像新的一样,竟然修得完好无损,就连纽带也换了新的,颜色比之前更鲜艳,与自己的肤色更搭了。

可是小蕊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就是说不上来。她脱了鞋子坐在电脑前网购,挑好了宝贝确认收货,买家向她确认收货地址的时候,她猛然间想起是哪里不对劲了。三天前男人说要寄给她,她没有答应,自然也没有把宿舍地址告诉他,那么他是怎么知道小蕊的住址的?

一股寒意涌上小蕊心头,她想起那天男人深情款款地吻她的脚的模样,真叫人心惊。

一周后,小蕊又从宿管阿姨那里拿到一样东西,那是一封情书,是男人写给她的,洋洋洒洒地写满了他对小蕊的相思之情。

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小蕊都会收到男人送的东西。开始时她置之不理,直接把东西扔进垃圾桶。可是渐渐的,她噩梦不断,梦里男人提着五花八门的彩礼来向她提亲,她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被红色的丝带五花大绑,脚上的裹脚布把脚裹得生疼,男人提着小小的绣花鞋一步一步逼近……烦不胜烦的她终于决定跟男人当面谈谈,断了他对自己的念想。

小蕊挑了一个晴朗的午后,再次来到男人的店里。即便是高照的艳阳也没能驱散小店里的阴暗潮湿。

还没等小蕊把拒绝的话说出口,男人转身进了里屋,请她稍等。楼上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又乱成了一团,叫人心烦,而等待的过程总是漫长的。

等了几分钟不见男人出来,她心急地走到里屋门口敲了敲门。甬道里一股寒流迎面而来。

“快好了,请稍等。”里屋传出男人的声音。

楼上的脚步声愈加急促,她的心跳也跟着加速,身上却起了层鸡皮疙瘩,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我还有事情,我……先回去了。”再次叩门却听不到回音。两秒钟后,一声闷响从里屋传来。她轻轻推了推门,门软绵绵地被推开,同时传来物体倒地的声音。

愣了半晌,眼睛适应了里屋昏黄的灯光之后,小蕊爆发出了尖锐的惊叫――一个人倒在地上,嘴巴被抹布堵上了,脚踝处鲜血直流,双脚被斩了下来。

男人站在她面前,手里提着一双别致的水晶鞋。他愣了一愣,阴恻恻地笑道:“我视鞋如命,通过鞋子寻找有缘人,只可惜你们女人一肚子花花肠子,换心情比换鞋子还快。今天信誓旦旦地答应跟我在一起,明天就嫌我只会做鞋子,没有别的本事,更没有新鲜感。别的女人是这样,这个女人也是。她穿上我送她的鞋子时说过,再也找不到比那更合脚的鞋了。我以为我能成为她的唯一,可是她最后还是背着我跟别人厮混。所以,我留下了她的脚,现在它们正在楼上欢舞呢。至于你,我原本想追求你的,你看,我给你定做的水晶鞋,漂亮吗?”

他朝小蕊步步紧逼:“只可惜,你运气太好了,刚巧撞到,所以……我要取走你身上的一些东西。”

楼上的脚步声更甚了,愤怒、焦躁、胆怯、不安、绝望在这小小的房间里展现得淋漓尽致。

一个落寞的夜晚,一个身穿校服的落寞的身影犹豫着走进一家灯光昏黄的毫不显眼的鞋店,没想到一眼便相中一双平底鞋,迷离的双眼瞬间放出精锐的光芒,女生像着了魔似的将鞋子套在自己脚上,两者相得益彰,毫无违和感。

“真合脚啊……老板,这鞋怎么卖?”

“我从不卖鞋……”一个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从柜台后幽幽传来,“我的鞋只赠有缘人。”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